您的位置:主页 > 互帮互助 > “一人得病众人分摊”这个计划为何吸引全国超

“一人得病众人分摊”这个计划为何吸引全国超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12-02 05:42 浏览次数:

  近年来,各类互联网平台纷纷推出了以“一人得病,众人分摊”模式为特色的网络互助计划,这类网络互助因价格低廉、购买快捷,一经推出就受到网民热捧。然而,监管部门多次指出,网络互助并非保险,那么,两者有什么区别?网络互助产品存在哪些风险,又该如何监管?

  2018年底,支付宝App上线了大病互助共济服务“相互宝”,加入的成员遭遇100种重大疾病,可享有最高30万或10万元不等的保障金,费用由所有成员分摊。参与互助计划的成员,如果要申请互助金,需提交相关资料,经过平台调查审核后进行案件公示、筹款,一般1-3个工作日内就会向申请者划拨互助金。

  11月27号,蚂蚁金服发布的数据显示,旗下支付宝上的大病互助计划“相互宝”成立一年来,成员数已经超过1亿人,累计救助了11928位身患重病的成员,总共筹集的救助资金达到18.75亿元。蚂蚁金服“相互宝”事业部负责人邵晓东介绍,目前,社保仅能覆盖基础保障,而商业保险的价格又相对较高,现在越来越多的用户愿意尝试和接受网络互助这种价格低廉、购买快捷的模式,这也有助于提高居民的风险保障意识:“近六成用户在三四五线城市,在整个大盘子里三分之一的用户是乡村镇,进一步说明保障起到了效果,发挥了实际价值;实际救助人群中80后、90后占了50%,说明健康问题、疾病问题真的离我们不远。”

  但由于网络互助平台会员准入门槛低,市场逆选择风险也较突出,在“相互宝”运行一年中就曾发现过两例骗赔案件。为此,各家平台也在不断完善自己的保障机制。今年5月,苏宁金融旗下苏宁金融科技推出行业内首个癌症+身故双重责任的互助计划“宁互宝”,该项目负责人施剑锋介绍,互助金的申请和审批在平台上都有严格规范:“我们是0元加入,没有沉淀资金的说法,一旦等到分摊的时候,是当天募集到的资金直接向受助人进行发放;发生申请以后,我们的评审机制是由专家调查组和内部的罗伯特议事规则来保证流程的公开、公证和透明,保障受助机制的规范。”

  实际上,“相互保”“宁互宝”等产品听起来与“相互保险”很相近,但却有本质区别。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已多次强调,网络互助不是保险产品,相关公司也不具备保险经营资质。对此,蚂蚁金服“相互宝”事业部负责人邵晓东也表示,与商业保险的盈利性相比,网络互助还具有一定公益性:“相互宝采用的是群体公约制,而传统保险采用的是个体合约制。群体公约制在互联网行业被看做C2C模式,我们连接的是所有的C(个人)和需要救助的C之间的信任关系。传统的保险更多的是B2C的模式,是平台保险公司与个人之间签订的合约;第二个区别是相互宝的门槛更低,采用的是先保障后分摊的模式,传统保险采取的是先付保费,然后获得保障的模式。”

  近日,中央深改委会议通过了《关于深化我国医疗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见》,并提出要加快建立覆盖全民、城乡统筹、权责清晰、保障适度、可持续的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南开大学卫生经济与医疗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朱铭来教授表示,网络互助作为一种新兴业态,可以成为社会保险与商业保险之外的有效补充。

  但在快速发展的同时,网络互助本身存在的诸多风险也必须引起重视:由于定性模糊,网络互助在我国既不属于保险,也不是一项慈善事业,市场准入标准不明确,也无相对应的监管部门予以监管;资金安全面临风险,平台会存在挪用资金、跑路等可能;市场逆选择风险突出时,如果出现群体性赔付,平台往往难以招架;事后道德风险也容易导致事件滋生因此,应尽快将网络互助纳入监管,同时平台本身也要树立更强的规则意识。

  朱铭来表示:“一方面运营平台应当把自己的运营信息公开透明,比如发生损失率有多大、赔付金额有多高、人均分摊成本是如何计算的;另外要尽量回避需要资金池的模式,事后分摊,事先不需要交任何钱,这样就避免了携款的道德风险;广大参加人群也应该把自己的经济情况、社保情况、身体健康情况进行披露,这不仅对运营平台很重要,对于其他参加人群也有平等参与、信息对等的机制,这样也会避免道德风险、逆向选择、骗保行为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