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互帮互助 > 2016年度网络互助十大关键词

2016年度网络互助十大关键词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5-09 14:45 浏览次数:

  2016年,当互联网遇上互助,激发出我们对于互帮互助最原始的想象。“人人为我,我为人人”成为网络互助的最佳注脚。这一年,融资、监管、区块链……一个行业初期所要经历的疯狂和挣扎,网络互助都一一经历。

  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以前网络互助行业仅有不到10家平台,而进入2016年后,国内已有超过120家网络互助平台。从2011年抗癌公社面世,到2014年e互助上线年也就新增:壁虎互助、夸克联盟、斑马社3家平台。进入到2016年后,众托帮、17互助、大树互助等平台相继走入公众视野,网络互助逐渐走入普罗大众的日常生活。

  3月,众托帮获中科招商单祥双等著名投资机构和投资人1亿元天使投资;5月,水滴互助获得5000万元天使轮融资。2016年,总计有12家网络互助平台累计完成近2亿元融资。网络互助成为仅次于网络直播的互联网风口。

  众托帮上线天即突破百万用户,水滴互助上线日,众托帮用户数更是突破500万,成为网络互助行业第一个用户数破500万的平台。

  区块链技术,是目前公认最有潜力触发第五轮颠覆性浪潮的核心技术。其分布式、无法篡改和公开透明的特性,与网络互助天然匹配。众托帮、同心互助等平台相继落地区块链技术。12月,众托帮将区块链技术率先应用于慈善公益领域,面向全球率先推出“心链”产品。

  2016年保监会连续发文就网络互助表明态度。4月,发布《建议关注互联网公司涉嫌非法经营保险业务存在的风险》;11月,发布《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就网络互助平台有关问题答记者问》;12月,发布《关于开展以网络互助计划形式非法从事保险业务专项整治工作的通知》,发文为网络互助平台的发展指明了方向,网络互助的道路越来越清晰。

  10月,水滴互助在未经公示、未经投票、未经告知的情况下,擅自修订了会员公约,将互助金“定额给付”改为“医疗给付”,将给付对象由“付给互助会员”改为“给付给医院”。不公开不透明的行为损害了会员权益,引起网络热议。契约精神对于网络互助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风口之上,并非所有的猪都能飞。今年先后有未来互助、蒲公英互助等平台因各种原因关闭转型。众托帮接收未来互助所有会员,这是首次互助平台被接收的情况。网络互助平台发展两重天,引发网络互助行业“路在何方”的思考。

  12月16日,中国人民大学中国保险研究所网络互助研究中心主办“首届网络互助高端论坛”,为网络互助下定义:不是保险,也不是慈善,而是一种全新型态,是社会资源的一种创造性优化配置。会后,众托帮、水滴互助、夸克联盟、斑马社、17互助、壁虎互助、大树互助、抗癌公社、八方互助9家平台共同签署《中国网络互助行业自律公约》,致力于共同推动网络互助行业健康可持续发展。

  2016年众托帮、水滴互助等网络互助平台会员人数快速增长,随着度过观察期的会员人数增加,互助事件数量也会同步增多,对平台互助事件处理速度、会员续费能力和平台的可持续运营提出巨大挑战。

  在主打的重疾类产品之外,网络互助平台纷纷瞄准垂直人群,推出创新性产品。众托帮、斑马社针对糖尿病患者推出糖尿病互助产品。针对医患关系,众托帮推出“医护人员互助计划”。互助产品的垂直细分渐成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