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西班牙新闻 > 西班牙华人打工族:生活在社会底层的无奈与坚

西班牙华人打工族:生活在社会底层的无奈与坚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11-18 01:23 浏览次数:

  中新网1月3日电 据西班牙欧浪网报道,新年元旦之夜,是这些人最忙的时候。他们其中的很多人根本无暇感受节日欢愉,很多人甚至心思并不在过节上,最大的愿望不是给自己祈福,而是能借助节日让自己在这一天多赚一些钱。年年岁岁逢元旦,忙忙碌碌为生计。大多数漂泊在外的旅西华人就是这样度过了自己的每一天,包括新年之夜。节日夜晚属于他们的,是在那一张张血汗钱背后的无奈与坚持,除非有一天他们感到坚持不下去。

  生活在马德里的北方人老黑(化名)并没有固定职业,每天中午在一家华人公司给老板和工人做一顿饭,一个月能有几百元收入。其余时间老黑也不闲着,遂以街头摆地摊维持生计,收入虽然谈不上高,但是在赚些辛苦钱的的基础上落得个自由自在,对此老黑感到很满意,也很知足。

  每年一度的新年之夜,人们在马德里市中心太阳广场听钟声吃葡萄的时候,正是老黑最高兴,也是最忙的时候。每年的这个夜晚,老黑都能在广场拥挤的人群中赚上不少钱,虽然每次又冷又累,但是老黑感到值。因为这一晚上几个小时的收入,是老黑平时摆地摊收入的好几倍,在老黑看来属于暴利。因此老黑乐此不疲,甚至天线年新年即将来时,老黑又做好了去广场做生意的准备。

  12月31日晚上,老黑早早在超市卖下葡萄,整理分装好后装入行囊,在21点广场封闭之前来到现场兜售,每袋卖一欧元。考虑到经济危机后当地人消费不同往年,今年老黑没敢向过去那样多备货,怕卖不掉最后在人们的狂欢中把葡萄挤成烂泥。来到广场后卖葡萄的华人不在少数,尽管老黑很卖力地叫卖,但是光顾生意的人并不多。一直到晚上11点钟左右,广场的人越来越拥挤的时候,老黑手中的葡萄才卖出去一半左右。

  眼看着剩下的葡萄有卖不出去的危险,老黑心里开始发急,情急之下老黑决定降价,每袋0.90欧元。这一招果然见效,光顾他生意的人开始多起来。即便如此,到钟声敲响之前,仍旧有一些葡萄没有卖出去。

  广场人人越来越拥挤,老黑吃力穿梭于每个老外之间,移动越来越困难。又担心剩下的葡萄被挤碎,只好转移到位于广场边缘的一栋楼的墙根下,此地靠近一个街口,属于进入广场的进口之一,运气好就会撞上客人。开始还好,到最后人越来越多,老黑已经被挤得无法动弹,卖葡萄的事儿早已经化为泡影。想走走不了,又担心赚来的钱一不小心被贼子偷走,于是做不成生意的老黑顾不得欣赏现场欢腾的节日场面,只是本能用手臂紧紧护住上衣内兜中的钱包位置,在寒冷和疲劳中捱着时间,等待钟声敲响后买散场时刻的临近。

  当钟声敲响的时候,人们的欢呼让老黑受到感染,把卖葡萄时的劳累的也暂时忘记了。不料在钟声最后一响人们陷入欢呼的时刻,楼上老外通过窗户倾倒的香槟酒凌空而下,似天女散花,泼了老黑一头一身,衣服几乎都搞湿了。老黑不由懊恼不已,但又无可奈何。

  好不容易等到散场,浑身上下湿漉漉一身酒味的老黑才狼狈不堪跑回住家换衣服,清点一晚上收入,净赚20多元。

  新年即将临近,但是北方人阿贝(化名)做工的中餐馆生意冷冷清清,节日也没有给餐馆生意带来多少起色。

  阿贝做工的餐馆位于西班牙中部,经济危机加剧后,这家专做老外餐的中餐馆越来越不景气。阿贝是大厨,尽管工资没有受多少影响,但是每天看着餐馆零零星星的客人和不死不活的生意,阿贝心里也不由暗暗发急。

  12月31日晚上,阿贝和二厨早早备下所有的主辅料,准备客人蜂拥而至时刻的到来。但是让阿贝大失所望。一直到夜里11点钟后,餐馆里只来了四伙客人。眼看着距离新年钟声敲响的时刻越来越近,再来客人的可能性已经不大,餐馆老板不由沮丧不已,开始骂骂咧咧,先是诅咒经济危机,后来骂,骂客人吝啬,骂老天爷对他不公……

  一直到老板在叫骂里情绪宣泄得差不多了,还是没有上门的客人。无可奈何的餐馆老板又气又恨,再看到闲在一旁无事可干的工人,不由气不打一处来,遂命令阿贝和其他工人打扫厨房卫生,称要大扫除,新年要新气象,要将餐馆晦气在新年到来之前扫地出门,渴望元旦过后餐馆生意能有一个崭新的开端。

  餐馆老板说的大扫除,是让阿贝和工友将厨房抽油烟装置全部拆下清洗。油垢厚厚淤积的部件能拆下来的还算清洗方便,泡在火碱中就可以搞定。但无法拆卸的顶部却需要阿贝和工友弯着脖子去处理。搬来登高工具后,阿贝遂高举蘸着火碱水的抹布,仰着脸小心翼翼去擦拭。因为一旦不小心让火碱水溅到眼睛里,后果将不堪设想。

  厨房整个抽油烟装置已经很久没有彻底清理,从里到外脏得要命,尽管用了火碱,但要想清洗干净并不容易,站在高处歪着脖子时间久了,阿贝不由头昏眼花腰酸背痛。但是又不能停,因为火碱水在热的时候去污力最强,一旦冷却清洗起来就更加困难。不得已阿贝和工友轮番上阵,一直到忙到新年钟声敲响后的一个小时以后,这个黝黑的抽油烟装置才初见清晰模样,这个时候再看阿贝和工友,浑身上下已经沾满斑驳的黑黄油垢,变得面目全非。

  搞定抽油烟装置后再打扫环境卫生。待把灶台上的污物装上袋子运出去后,原来精神抖擞的阿贝一身疲惫。后半夜一点多后,阿贝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住家,洗漱后打开电脑后和国内的老婆聊了几句,相会道一声节日问候,就一头倒在床上酣睡过去。 (上海滩)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