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游遍天下 > 许景澄与陆征祥

许景澄与陆征祥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12-08 02:55 浏览次数:

  咸丰十一年(1861)一月清政府批准成立总理各国事务衙门,为清政府办理洋务及外交事务。这个中央机构可谓人才辈出,例如郭嵩焘、曾纪泽、薛福成等人,其中许景澄和陆征祥师徒的命运最坎坷。

  许景澄于光绪二十六年(1900)庚子事变前,上书力陈驱散义和团,保护各国驻京使馆。与太常寺卿袁昶两人,于当年七月初三被处斩。监斩官见二公尚衣冠齐楚,叱手下去之。许景澄说:“某等虽奉旨处斩,然未奉旨革职,况照例亦应穿戴衣冠,岂汝作官多年,此例尚然未谙耶!”监斩官面红耳赤,一时无语。既而袁昶说:“吾二人死固不足惜,然究竟所获何罪,而受此大辟,请即见告。”监斩官怒叱。袁昶说:“尔何必如此作态。吾二人虽死,留得清名于后世,他日自有公论。但洋兵不久必来。”于是二人遂从容就刑。许景澄成为首位为庚子事变殉难的外交官。

  陆征祥,同治十年(1871)生于上海,字子欣,或子兴。父子都属伦敦教会。十三岁进入上海广方言馆。二十一岁考取北京同文馆,继续学习法语和法国文学。光绪十八年(1892),许景澄呈请总理各国事务衙门,调派学员陆征祥,以四等翻译官身份驻圣彼得堡公使团。陆征祥初到时,并无意于外交,许景澄愿收他为徒。教的第一课,便是不要依恋正在没落的体制,更不要去追随它,也不要去指责它,而要尽己之责,学着从旁观察欧洲那些最出色的官员的言行举止,要为自己制定生活和行动方案。

  许景澄任俄、德、奥、荷四国公使期间,期待中国实现现代化,用今天的风尚来激活尧舜禹的精神。许氏观察欧洲,试图深入了解欧洲最成功机构的运转原则,了解欧洲前进的动力,他要找到欧洲社会平衡的道德力量和,将之用于中国。许氏认为:欧洲的力量并不在于它的武器或科学,而在于它的宗教。他勉励陆征祥,日后当外交官可多了解教。教有许多派系和各种团体组织,应争取进入其中最古老的派别,也就是最接近宗教本源的那个教派,去研究它的内部管理,了解其使命。日后退休时,或许还能进一步,选择一个最古老的修会。若可能,他希望陆成一会士,研究会士精神生活的秘诀。

  1912年陆征祥回国,入阁担任外交总长。陆氏首先确立三个新原则:首先,建立外交官考试制度,坚决排除当时的荐举和徇私之风;第二,在各省朝聘,使得全国范围的候选人可汇聚一起,共同为国效力;第三,选用在国外学习各国语言的人才进入外交部。

  1915年1月日本已占领青岛,忽提出《二十一条》,企图挟制中国承认日本接手德国在中国的一切特权,由此提出一系列特权和所要享有的特惠条件。特别是第五条,欲以其对朝鲜殖民地的条件,逼中国就范。时任外交总长陆征祥作为代表谈判,不由感叹弱国无外交。

  1918年11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隔年1月举行巴黎和会,日本继续提出《二十一条》。4月下旬,当和会要把德国在山东的权益让给日本的消息传到北京时,国人跌入沮丧和愤怒的深渊。隔月爆发“五四”运动,导致学生与,进一步引发日货,得到工商界及劳工界的支持。陆征祥当时担任和会的首席代表,他不服从上峰的命令,拒绝签约,直到政府受压发来电报,让他拒签。陆征祥后来决定在1920年12月正式离开外交部。

  1926年4月26日,陆征祥夫人培德在瑞士过世。隔年7月5日,陆征祥正式加入比利时布鲁日圣安德鲁修道院当修士,取名天士比德,学习拉丁文和神学。1935年成为神父,1938年晋升为司铎,1945年被罗马教廷封为圣安德鲁修道院荣誉院长,1949年1月15日病逝于比利时。他晚年在圣安德鲁修道院的几次演讲1945年在比利时结集为《回忆与随想》,2016年9月在上海译成中文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