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中国快讯 > 中国记者网昨日开通 四名新华社记者上了黑名单

中国记者网昨日开通 四名新华社记者上了黑名单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4-03 04:21 浏览次数:

  据了解,这4名记者分别是新华社山西分社的鄯宝红、安小虎、王东平、谭旭,因在2002年6月22日山西省繁峙县金矿爆炸案中收受当地采访对象2万元和价值2400元的金元宝,而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行政开除留用、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等处罚。这些情况都记录在中国记者网上,供公众查询了解。有关负责人称这将时刻提醒那些“无良记者”要悬崖勒马,同时也给公众和有关用人单位提供快捷“甄别”记者的平台,规范新闻从业人员的素质,让记者时刻警醒自己。

  负责中国记者网建设的报刊司副司长王国庆称,这是新闻出版总署继“中国读书出版网”、“中国扫黄打非网”之后开通的第三个司局业务网站,社会公众在接受采访时可登录中国记者网,输入记者证上的身份证号码和记者证号码,即可实时辨别“真假记者”。

  谁都不能说自己的职业绝对完美,谁也不能保证自己的同行不受污染、是清白的。但是,我们看到的社会主流方向是好的,惩恶扬善,这一点我们绝不能否认!但是,社会的现实太残酷了,并不是三言两语的漫骂可以解决的问题。记者,这个并不简单的职业,是社会的眼睛,他的客观与否直接关系到大众的视听,传媒的作用是异乎寻常的,几乎所有人都能意识到这一点,包括我们社会的败类,分子,恶势力……最近一些年来,记者的职能悄然发生了转变,似乎扮演了检查官的角色,却行使的不是检查官的权力,他们渗透的是社会的各个阶层,为社会的稳定发展是作出了自己的贡献,付出的不仅仅是心力,更多的却是财富。当前社会,金钱盛行,无须掩饰,记者当然也需要生活,他们的身后也有许多的故事,鲜为人知的辛酸。但是社会如此,受害者需要帮助,正义需要声张,扶持社会弱者,不仅仅是记者应该做的,包括我们在这里各抒己见的富有正义感的同胞在内的全体国人,都应该付出自己的努力,给予关心,给予帮助,而不是把自己的希望全部寄托在记者身上,善意恶意的指责!

  谁都不能说自己的职业绝对完美,谁也不能保证自己的同行不受污染、是清白的。但是,我们看到的社会主流方向是好的,惩恶扬善,这一点我们绝不能否认!但是,社会的现实太残酷了,并不是三言两语的漫骂可以解决的问题。记者,这个并不简单的职业,是社会的眼睛,他的客观与否直接关系到大众的视听,传媒的作用是异乎寻常的,几乎所有人都能意识到这一点,包括我们社会的败类,分子,恶势力……最近一些年来,记者的职能悄然发生了转变,似乎扮演了检查官的角色,却行使的不是检查官的权力,他们渗透的是社会的各个阶层,为社会的稳定发展是作出了自己的贡献,付出的不仅仅是心力,更多的却是财富。当前社会,金钱盛行,无须掩饰,记者当然也需要生活,他们的身后也有许多的故事,鲜为人知的辛酸。但是社会如此,受害者需要帮助,正义需要声张,扶持社会弱者,不仅仅是记者应该做的,包括我们在这里各抒己见的富有正义感的同胞在内的全体国人,都应该付出自己的努力,给予关心,给予帮助,而不是把自己的希望全部寄托在记者身上,善意恶意的指责!

  我就是一位记者,一个并不小的省级报纸,可以这么说,我们省内所有报社记者采访单位根本没有给我们的采访费用,在同城市当我们骑着单车顶着烈日或冒着大雨为群众维权的时候,你们想过我们的心里怎么想,当维权成功后,你们有知道我们能得到什么,(维权成功,但是单位的工作量如果没有完成,本就少得可怜的工资就拿更不到多少);当我们出差的时候,你想想谁来给我们买单,自己不吃不喝,工资刚好可以负担10次,你看看我们的房租费、水电费、医药费、电话费还有伙食费等怎么办?当我们接听着投诉者打来的求助电话的时候,你们想过这时候我们的手机费是怎么付费的吗?你说我该不该把求助者的电话挂掉,让他们更加无助吗?(实话实说,我的工资刚好付掉电话费,我们又不是可以靠喝西北风活着的)!记者就该不吃不喝不睡,你们想过没有,谁来维护记者们的权力,维护他人的权利的时候,按你们这样说,那你们说记者就不会寒心吗?自己考虑一下;还有就是当我们为了揭露一些黑暗面的时候,你们想过没有我们会不会害怕阿,你知道不知道记者被打其实很普遍,有哪个没磕磕碰碰过,想想我们受伤后,谁来付我们得以药费,谁来安慰我们,记得一次为暗访一个黑恶势力,而与他们接触的时候,紧张的心悬着直到安全返回,你说我们这是为了谁?其实,你们想过没有,我们记者收的费用会不会是用在帮助一些真的特别需要帮助却的的确确没有钱人身上呢?想过没有什么叫劫富济贫、有钱出钱呢?难道真的记者每次都能拿到红包呢?难道每次打来电话的求助者就是真的求助者,如果不是的话,做不出报道了,那谁来给我们发工资谁来买这次单呢?

  痛并快乐着,这就是大多数记者的心。我不否认一些很下流的记者(当然,你们有没有想过他们是不是记者呢?)他们的所作所为的确令人不齿!我想:如果我们有采访经费,电话费等也能有报的话,公费医疗也有,当我们受伤的时候有人能慰问几句,危险的时候能帮帮我们……,我想你们提出的问题可以解决一大部分,你们想过没有有些记者为了省钱住的地方比你们差得多得多的时候,因为没钱吃饭而故意蹭当事人的饭吗,在记者们中流行着这么一句话:有时候跟一样!

  理解万岁!在报社的奖状栏上每一面锦旗后面都有一个记者的辛酸故事!在挑剔他们的时候请也为他们!也许随着制度的不断健全,一些根本问题解决了,记者又能抬起头了,怀念原来的日子,在那不需要为费用发愁的日子……

  我就是一位记者,一个并不小的省级报纸,可以这么说,我们省内所有报社记者采访单位根本没有给我们的采访费用,在同城市当我们骑着单车顶着烈日或冒着大雨为群众维权的时候,你们想过我们的心里怎么想,当维权成功后,你们有知道我们能得到什么,(维权成功,但是单位的工作量如果没有完成,本就少得可怜的工资就拿更不到多少);当我们出差的时候,你想想谁来给我们买单,自己不吃不喝,工资刚好可以负担10次,你看看我们的房租费、水电费、医药费、电话费还有伙食费等怎么办?当我们接听着投诉者打来的求助电话的时候,你们想过这时候我们的手机费是怎么付费的吗?你说我该不该把求助者的电话挂掉,让他们更加无助吗?(实话实说,我的工资刚好付掉电话费,我们又不是可以靠喝西北风活着的)!记者就该不吃不喝不睡,你们想过没有,谁来维护记者们的权力,维护他人的权利的时候,按你们这样说,那你们说记者就不会寒心吗?自己考虑一下;还有就是当我们为了揭露一些黑暗面的时候,你们想过没有我们会不会害怕阿,你知道不知道记者被打其实很普遍,有哪个没磕磕碰碰过,想想我们受伤后,谁来付我们得以药费,谁来安慰我们,记得一次为暗访一个黑恶势力,而与他们接触的时候,紧张的心悬着直到安全返回,你说我们这是为了谁?其实,你们想过没有,我们记者收的费用会不会是用在帮助一些真的特别需要帮助却的的确确没有钱人身上呢?想过没有什么叫劫富济贫、有钱出钱呢?难道真的记者每次都能拿到红包呢?难道每次打来电话的求助者就是真的求助者,如果不是的话,做不出报道了,那谁来给我们发工资谁来买这次单呢?

  痛并快乐着,这就是大多数记者的心。我不否认一些很下流的记者(当然,你们有没有想过他们是不是记者呢?)他们的所作所为的确令人不齿!我想:如果我们有采访经费,电话费等也能有报的话,公费医疗也有,当我们受伤的时候有人能慰问几句,危险的时候能帮帮我们……,我想你们提出的问题可以解决一大部分,你们想过没有有些记者为了省钱住的地方比你们差得多得多的时候,因为没钱吃饭而故意蹭当事人的饭吗,在记者们中流行着这么一句话:有时候跟一样!

  理解万岁!在报社的奖状栏上每一面锦旗后面都有一个记者的辛酸故事!在挑剔他们的时候请也为他们!也许随着制度的不断健全,一些根本问题解决了,记者又能抬起头了,怀念原来的日子,在那不需要为费用发愁的日子……

  我就是一位记者,一个并不小的省级报纸,可以这么说,我们省内所有报社记者采访单位根本没有给我们的采访费用,在同城市当我们骑着单车顶着烈日或冒着大雨为群众维权的时候,你们想过我们的心里怎么想,当维权成功后,你们有知道我们能得到什么,(维权成功,但是单位的工作量如果没有完成,本就少得可怜的工资就拿更不到多少);当我们出差的时候,你想想谁来给我们买单,自己不吃不喝,工资刚好可以负担10次,你看看我们的房租费、水电费、医药费、电话费还有伙食费等怎么办?当我们接听着投诉者打来的求助电话的时候,你们想过这时候我们的手机费是怎么付费的吗?你说我该不该把求助者的电话挂掉,让他们更加无助吗?(实话实说,我的工资刚好付掉电话费,我们又不是可以靠喝西北风活着的)!记者就该不吃不喝不睡,你们想过没有,谁来维护记者们的权力,维护他人的权利的时候,按你们这样说,那你们说记者就不会寒心吗?自己考虑一下;还有就是当我们为了揭露一些黑暗面的时候,你们想过没有我们会不会害怕阿,你知道不知道记者被打其实很普遍,有哪个没磕磕碰碰过,想想我们受伤后,谁来付我们得以药费,谁来安慰我们,记得一次为暗访一个黑恶势力,而与他们接触的时候,紧张的心悬着直到安全返回,你说我们这是为了谁?其实,你们想过没有,我们记者收的费用会不会是用在帮助一些真的特别需要帮助却的的确确没有钱人身上呢?想过没有什么叫劫富济贫、有钱出钱呢?难道真的记者每次都能拿到红包呢?难道每次打来电话的求助者就是真的求助者,如果不是的话,做不出报道了,那谁来给我们发工资谁来买这次单呢?

  痛并快乐着,这就是大多数记者的心。我不否认一些很下流的记者(当然,你们有没有想过他们是不是记者呢?)他们的所作所为的确令人不齿!我想:如果我们有采访经费,电话费等也能有报的话,公费医疗也有,当我们受伤的时候有人能慰问几句,危险的时候能帮帮我们……,我想你们提出的问题可以解决一大部分,你们想过没有有些记者为了省钱住的地方比你们差得多得多的时候,因为没钱吃饭而故意蹭当事人的饭吗,在记者们中流行着这么一句话:有时候跟一样!

  理解万岁!在报社的奖状栏上每一面锦旗后面都有一个记者的辛酸故事!在挑剔他们的时候请也为他们!也许随着制度的不断健全,一些根本问题解决了,记者又能抬起头了,怀念原来的日子,在那不需要为费用发愁的日子……

  现在记者去哪里,被采访的单位都是要给红包的。我现在的单位每个月都要有十几个记者来采访,我没看过哪个记者不收的!但是现在的风气就是这样,记者也是人,你不能脱离社会现实的去要求人家,只要不太过分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