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中国快讯 > 魔性教学表情包又出圈?郎朗:从钢琴家到娱乐

魔性教学表情包又出圈?郎朗:从钢琴家到娱乐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5-09 14:47 浏览次数:

  又来了又来了,郎朗老师魔性教学再次上线了!看完他的“得得得得得得”,全体观众表示钢琴学没学会不知道,反正我们都很快乐。

  快乐源自有网友上传了一段郎朗的教学视频,视频中的郎朗瞬间化身表情包,结果再次让广大吃瓜群众陷入了郎朗老师的魔性魅力之中…

  实际上这已经不是郎朗第一次贡献经典教学表情包了,上一次出圈,是他一边行云流水地弹奏,一边用东北话对着吕思清儿子热血沸腾地教学说,“你要咣咣咣砸得我脑袋都得掉!”

  在许多人看来,郎朗是正在改变古典音乐界的人,他让更多的年轻人对古典音乐产生兴趣。古典音乐难出圈,但许多吃瓜群众沉迷“沙雕男孩”表情包的时候,自然而然就出圈了。

  好多人觉得郎朗转变的节点是结婚,尤其是看完《幸福三重奏》之后发现,郎朗绝对算是艺术家里的段子手。

  在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位天才钢琴家的新闻多半和他的郎爸往事、以及偶尔的绯闻有关。可如今他仿佛变成了全国观众的快乐源泉。

  在吉娜的助力下,他无师自通地掌握了自己把自己做成表情包这一门手艺,过去被父亲逼迫练琴的艰难时代过去了,一位大娱乐家冉冉升起。

  许多人对郎爸的记忆还是当年他谈及儿子的婚姻时,说过一段备受质疑的话:“找皇家的还不错,我们和查尔斯王子关系好,可他没女儿……”

  郎国任这段话,后被媒体精炼提炼为“唯有公主才配得上郎朗”,并广为传播。郎朗后来否认过,说从没和公主好过。

  郎朗的爷爷是师范学院的音乐教师,在吉林省东丰县杨木林镇颇有声望。郎爸郎国任自幼喜爱文艺,尤其痴迷二胡。

  买不起就自己动手制作了一把,后来考上了沈阳空军文工团,成为一名二胡演奏员,退伍后来到沈阳市公安局当特警。

  只要郎朗谈不好,就会听到“这么弹肖邦不高兴了,那么弹莫扎特要跳河了”的吐槽,感觉郎爸倒是有上“吐槽大会”的天赋。

  父子之间最激烈的一次冲突已经被广为传播:有一次郎朗晚回家两小时,恨铁不成钢的郎国任,对郎朗歇斯底里的咆哮,还让儿子在吃药和跳楼之间二选一。

  当时郎朗愤怒地用拳头猛砸墙壁,用自我伤害的方式反抗,郎爸这才搂住郎朗说:“儿子对不起,我不想要你死。我只想要你练琴。”

  直到有一天他无所事事在菜市场游荡,随手敲西瓜听声音,这时,那个卖西瓜的小贩对他说,这手指真长,适合弹钢琴。

  就算后来十四岁的郎朗拿到全额奖学金,去美国柯蒂斯音乐学院求学。郎爸到美国说的第一句话还是:“这是美国不假,但在这儿我还是”。

  2006年,郎爸向记者自曝刘亦菲曾托人带话给他,表示非常喜欢朗朗,然而郎爸回绝说,“没答应”。

  就算是吉娜这么完美了吧,郎朗还是说过一则郎爸新故事:第一次见到吉娜,他就问吉娜:鼻子是不是做的?

  在那些和郎爸有关的故事里,郎朗的形象是少年天才,是在狼爸压迫下没疯的天才钢琴师,是凭实力活到现在的幸运儿。

  11岁那年,郎爸带郎朗顶着雷暴和沙尘暴骑自行车到北京老师的琴房后,老师却说“我已经决定不再教你的儿子了”。这位老师评价郎朗是“土豆的脑袋、风格”,还说,“你的儿子不仅离天才差得很远,他连进音乐学院的才华都没有。”

  多年后郎朗在自传《千里之行》中描述了这个名现场,“我感到泪水盈满了眼眶。我看到父亲的眼圈也变红了。他说:这我不明白。我的儿子是个天才。”

  这位老师的判断有多好笑就不说了,但当时这的确是一个中国父亲极度渴望儿子成功的真实故事,是一场底层父子的人生苦情励志剧,即使后来逆袭,也依然不是一出喜剧。

  通过那个恋爱综艺,人们终于发现,长相美艳,身材火辣的现实版“贝微微”吉娜,其实是个勤劳肯干,毫不做作的东北媳妇儿。

  吉娜的东北腔好像是天然的,“我酱、抽息、二十拔日、医院儿”,吃瓜群众已经无法掩饰自己的欢乐。

  以下是郎朗一本正经胡说八道、吉娜满脸认线、伟大的作曲家都吃酸菜;2、中国人想弹好西方古典音乐,要吃酸菜;3、我弹琴谈得好,吃酸菜吃的。一

  最新的段落里,郎朗和吉娜一打开门便发现床上的蚊帐上趴着一只臭虫,吓得吉娜赶紧求助郎朗:“亲爱的,你快过来看,这有一只虫又爬到里头了”。

  一看老婆真生气了,坚强励志帝郎朗立马怂了,默默地拿起了拖把拖地收拾残局,还吓得有些语无伦次。

  我们平常总爱用原生家庭来解释,有些少年为什么会误入歧途。郎朗个月就能哼出完整旋律,两岁开始学钢琴,但在郎爸的铁血教育下,竟然完全没有偏离人生的正轨,遇上吉娜后更是开启了人生的新篇章。

  郎朗的“得得得得得”魔性钢琴教学爆红以后,很多当年的教学视频也一起被翻出来,又翻红了一次,这时候大家才发现,这个男人好喜欢教人弹琴啊。

  在唱片业不景气的环境下,唱片公司以“外国人不可能喜欢听你们中国音乐”为由极力劝阻他的情况下,黄河之子中国作品专辑大卖,成为一个古典音乐市场奇迹。

  强大的适应能力让郎朗不断为古典音乐在当代娱乐工业中开疆拓土,他依然是当代最有影响力的古典音乐带货达人。

  郎朗17年因为左手腱消炎休息了一年半,不能弹琴。吉娜担心他的手,后来主动承包了行李,结果之前郎朗因为“不提行李”被网民群嘲。

  后来接受采访这位表情包男神活灵活现地展现了自己的心理阴影,他现在看到包都会马上“粘”上去,“我来我来”。

  比起一纸声明,这才是真的“想开了”、“放开了”,用娱乐精神消解吐槽与质疑,也不怕消解掉自身的艺术家光环。

  搞笑的同时,在古典音乐界,郎朗几乎拥有了一个完美的职业生涯:少年成名,一路红到现在从未塌过天才人设,至今依然保持着旺盛的创造力,在业界宛如神话。

  他的慕尼黑音乐会大获成功。国际著名指挥霍耐克对着他说了这么一段话:“事实上,我对贝多芬第二协奏曲没有太大感觉。但和你弹完以后,我觉得这首初期的第二协奏曲,写的和最著名的皇帝第五协奏曲一样伟大了。

  相比如今的德云社越来越“去相声”化。说相声的未必说的好,听相声的也未必是来听相声的,可能是来听歌的。但郎朗首先依然是钢琴大师,其次才是行走的表情包。

  郎朗确实走出了一条前无古人的古典音乐流量之路。没有人规定钢琴大师就只能正襟危坐,不能上综艺,不能捧老婆。

  在坚持钢琴技艺打磨的同时,他只是以更轻松的态度去面对自己的人生,他首先自己走下了神坛,反倒给郎朗的人生故事赋予更丰富的面貌。

  这样的人生看似难以复制,尤其是在郎爸这样的教育之下,他不仅没有被童年岁月压垮,反倒越来越能带给大家快乐了。

  郎朗自己说,现在我不需要再向世界证明我是谁了,因为大家都知道我是谁了,所以我就心平气和把琴弹好就行了,我用不着再去展示你看我有多么的强,我有多么的速度,对我来讲就是能沉下来去享受这个音乐,而不是给它变成一种竞赛,我这场音乐会弹不好,我明天吃不上饭了。

  他依然会有争议,依然很多人认为这是为了表演效果故意设计的。但郎朗的第一位老师朱雅芬对媒体否定了这种猜测,在她印象中,郎朗小时候的演奏就是这种方式,就是太兴奋了。

  回到故事的开头,7岁的时候,郎朗第一次参加全国比赛,在台下还没开始弹,就开始兴奋,在台下都在拍手。“上台之前发现有巨大的问题,但是已经来不及解决了。我穿了一个吊带裤你知道吗?俩带子全掉了,全勒上了,就是自己太兴奋了,太想表现了。”结果他只得了一个安慰奖,奖品是一只金丝毛玩具小狗。

  后来他把这种过度兴奋的演奏风格变成了某种充满喜感的得瑟和包袱,他本身散发的幽默感和吉娜一结合,又形成了一种喜剧效果。

  人们为什么喜欢郎朗的“沙雕”?不仅因为他和时代共振,弹出了这个时代最喜闻乐见的表情包,更因为我们偶尔依然会想起,其实他真是一位从未放松标准的艺术家,一个真正的天才。

  但我觉得这场沙雕进化史的背后,真正了不起的是:郎朗从没成为只剩表情包、却忘了弹钢琴的表情包网红。